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女人花(江风易客)第64章   八十八

    第64章   八十八

    作者:江风易客    

      9点多钟,管艳就到了东门白马服装批发市场。她想到东门调研一下传统批发市场,中档和大众化的服装趋势。顺便了解,深圳服装批发市场哪类服装批发量比较大,包括进货渠道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。毕竟,管艳在那儿做了几年服装批发生意,有一些熟悉的老板,能够了解到真实的情况。

      虽然说,现在管艳经营的是高档时装,但是,了解服装市场走向,对她的服装生产是有启发作用。在白马批发市场走了几遍后,她感觉与自己当初的想像完全不同,似乎这个原来非常熟悉的地方变得陌生,像久违的朋友突然出现在自己前面,不知从何说起。但是,有一个现象引起了她的思考,原来那帮和她一起做服装批发生意的老板,现在还在做服装批发的已经不多了。大部分人选择了离开。

      那个叫阿弟的潮州佬告诉管艳,其实,这些离开的老板,还是在做服装批发生意,主要是线上线下一起做。他们只是离开了白马批发市场而已。听了阿弟介绍后,管艳自己的感受是,在网购、电商以旋风之势吹遍大地时,受伤最大最快的就是服装行业。在大家还没有完全准备的情况下,它就像一场蓄力多时的暴风雨扫遍了整个传统服装行业。于是,许多灵活的服装老板就开始转型也好,改变也罢,像婴儿学走路一样,跌撞地往前行。

      阿弟说,在网络和实体之间,做线上线下服装生意,不需要在商业繁华的批发市场租档位。这里租金高,成本也就高。为了降低成本,这些老板选择了一些比较便宜的地方租档位。有的甚至就是租套三房一厅或四房一厅的商品房,既可以给员工居住又可以放货物,一举两得。那些早几年赚到大钱的老板,还投入资金和网络公司合作,或者聘请有网络销售经验的人担任顾问,研究开发新的网络销售模式。

      和网络公司合作,管艳有点兴趣。从白马批发市场出来,管艳想到东门大街上走一走,看一看零售市场的情况。这里一直号称深圳的美女市场,服装模特展示区。事实上,东门不但能够了解到深圳服装零售市场的情况,还能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美女,在她们身上可以发现其他城市的服装趋向。这种实打实的观察,比看电视节目或者买几本服装杂志来得实在,也更接地气。再说,在东门逛街的女人,打扮个性化的不少。管艳服装公司工厂里的设计人员隔一些日子都会来东门看看,走走。非常容易受到启发。

      当管艳走了几条街道,准备离开的时候,看到了黄学东。这让管艳感到惊喜。

      “你什么时候回深圳的。”很久不见黄学东,管艳显得非常兴奋“我现在给康欣打电话,中午我们聚一聚。”

      黄学东皮肤黑了不少,显得苍老。看得出来,见到管艳他也高兴,她说:“好意外,我刚到东门就见到了你。不过,你比前更漂亮了。”

      “会不会说话呀,难道我以前不漂亮?”

      “不,不是,是更时尚、更有气质。”黄学东立即补充。

      管艳竖个大拇指“这才像到大上海混的人,瞬间,情商提高。”

      黄学东低头,好像不好意思一样“你就不要损我了。”

      “什么损你,你是在大上海工作呀!”

      “我已经辞掉那边的工作,回到深圳了。昨天回的。”黄学东说。

      管艳不解“为什么?”

      “也没有为什么,只是感觉还是深圳气候好。”黄学东笑笑。

      管艳看着黄学东没有说话,在琢磨着黄学东的话,到底是真还是假。按照道理不应该这样。当初,他辞掉康欣公司不错的工作,去上海不是同学温良要他过去的吗?难道俩人不和闹矛盾,还是合作不愉快。或者他有其他什么目的。难道他回来是冲着康欣来的?如果真是这样,管艳觉得也挺好。她眼睛眯成一条缝,微笑得有点诡异说:“黄学东,可要说实话,你只是认为深圳气候好,才从大上海回到深圳,确定没有别的意思,千万不要自己欺骗自己哦!”

      “当然,还有舍不得你们几个老同学啦。”黄学东脸红了起来。

      “这句话不成立。如果仅仅是同学友情,温良也是你的同学。”管艳说。

      “那也对。但是,毕竟我们几个人的感情比较深。你说呢?”

      “看来你还是一个重感情的男人。对不对?”管艳故意媚了黄学东一眼,向他挑了挑眉。

      黄学东看到管艳的可爱顽皮的举动,笑了起来。一个像自己一样没有爱情年龄不小的女人,还那么开心。在浮躁的现实社会,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态真难得。人生,真的没有完美,上帝也是公平的。论长相,论事业管艳算优秀了,可是,在情感方面,却不尽人意。看着管艳,黄学东想,一个性格率真的漂亮女人,相处起来肯定心情是放松的,谁娶他为妻子应该会是件蛮幸福的事。虽然,她时常嘴巴不饶人。也许她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刀子嘴,豆腐心女人。

      看到黄学东不说话,一付沉思状,管艳摧着“诶,你是不是有心思。”

      “怎么可能。”黄学东答。

      “那我们找个地方吃饭。然后,再打电话给康欣。”管艳说。

      “不了,我带了几个上海美女,是在上海的同事,特意到东门来逛的。她们进茂业商场了。要不晚上,我作东。叫上刘爱、康欣一起聚聚。”黄学东说。

      “好吧,你先去忙。我回公司了。”

      管艳一到办公室,挎包没放下,就打电话给康欣“你猜,我今天见到了谁。”

      “什么意思,话都没有说两句,就要我猜你今天见到谁?”康欣在电话那头懵喳喳的。

       “那你先猜嘛。”

      康欣说:“我不猜。如果你想说就说,我时间理你。”

      “那你不要后悔哦。而且,我可以断定他是冲你来的。”管艳又神秘兮兮起来。

      “黄学东。”康欣回答。

      “你不会吧,你是神仙。难道你知道他回来了。”这下轮到管艳一头雾水。

      康欣摆起了谱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商。其实,你叫我猜,我就知道了他是谁。我只是不愿意猜而已。”其实,听到管艳说见到了黄学东,康欣还是有点不相信。自己刚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因为能够让管艳见到的人有意外感觉,又是冲着自己来的人只有黄学东了。没有想到,竟然真给自己说中了“你是在哪儿见到黄学东的?”

      “我去了东门市场看服装遇见他的。晚上我定好酒店给黄学东接尘洗风欢迎他归队,他也答应了”管艳说。

      “欢迎归队。有点意思。没想到你找到这么一个好的理由。好吧,就听你安排了。”康欣笑了起来。

      晚上,康欣、管艳、刘爱和黄学东来到了东门乐园路海鲜一条街聚餐。原来,管艳定了一家酒店用餐。最后,她灵机一动,把聚餐地点选择在东门乐园路海鲜街。她与康欣电话争取意见,康欣也非常支持说,这是一个非常富有创意的想法。只有这样才能找回当年的感觉。她把消息告诉刘爱时,刘爱兴奋得像以前小女孩的性格一样,连声说好呀,好呀!还说与当年比较只是吃的菜不同而已,感觉一定是以前的。她说,好期待晚上见到黄学东,大家可以尽情喝个淋漓酣畅。似乎黄学东是她初恋情人一样。

      很多年前,管艳去过一次东门乐园路海鲜一条街吃海鲜,那是林杰豪带去的。那里的餐馆大部分是潮州人在经营,作为潮州人的林杰豪当然熟悉哪家餐馆好吃,哪家不好吃。

      管艳在离东门不远的深圳彭年酒店开好了四间房,发了信息给她仨,要他们把车停在酒店。然后,打的去东门乐园路海鲜一条街。

      深圳是海滨城市,海鲜是最新鲜的。大部分喜欢吃海鲜的人都知道,在东门吃海鲜最出名的莫过于乐园海鲜一条街。正是吃晚饭的时候,乐园路繁华热闹,人来人往,一派生意红火景象。身在其中时,每个人都会感叹深圳人真的太多。

      海鲜餐馆都是把海鲜摆放在门口,玻璃水槽边围了许多人,生蚝,扇贝,基围虾,濑尿虾,花甲、大蟹等海鲜品种齐全,食客在不停地选择自己喜欢的海鲜。

      作为发起人管艳,也就是今晚的东道主,先到了东门海鲜街。找到了那家有点名气的华城渔港。作为乐园路海鲜街最好的餐厅之一,生意只能用火爆来形容这家海鲜餐馆。据说,每到晚上,三层楼坐满客人不管,门口摆的十多张台也是坐满人。有时,后院临时开辟的餐区也是客满。 管艳进去找座位,前厅已经满了。服务员就带她绕到后面,进了一间包厢。一会儿,康欣和刘爱也到了,管艳要了菊花茶后,留下刘爱在包厢,自己和康欣去到外面点菜。等点好菜,黄学东到了。

      黄学东一坐下,就把两瓶XO放在桌上。

      管艳马上说:“黄学东,你什么情况?今晚我请客,你怎么自作主张拿两瓶洋酒出来。”

      黄学东脸红了起来“我的意思,我这两瓶酒是上海特意带给你们喝的。今晚不就是个好机会嘛。另外,我告诉你们,深圳这边的酒大部分是香港灌装的,上海销的洋酒是马来西亚灌装的。你们试一试,到底口干有什么不同。”黄学东解释。

      “你听谁说的,这是什么奇谈怪论。”康欣微笑地说。从她的微笑中,看得出来,康欣对于黄学东回到深圳应该是高兴的。

      刘爱也说:“要不这样。黄学东你的酒,放到下次你作东时喝。”

      黄学东看了看康欣,似乎在争取她的意见。

      康欣读懂了黄学东眼神的意思,立即呼应“刘爱说的对,黄学东你就收起来,下次再喝。”

      “好吧!”黄学东把酒放在一边。

      “这就对了。”管艳说。

      菜很快上来了,蒜蓉生蚝和扇贝、香辣蟹、基围虾、椒盐濑尿虾,看着就流口水。

      大家边吃边聊。其实,主要是听黄学东讲他上海的一些事情。令三个女人,没有想到的是,黄学东改变了很多,总体表现比以前自信。因为,黄学东在她们面前,尤其是在康欣面前,从来没有这么自信,话也没有那么多。关键是手势比划,侃侃而谈,一付潇洒自在。

      不知为何,康欣话却不多,大部分时间是静静地看着黄学东说话。

      “时间也过得真快,一晃我在上海呆了三年。说实话,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老同学温良教会我了很多。你们没有发现我现在说话比以前显得幽默而且自信了吗。”黄学东骄傲地说。

      “不但自信,而且有风度的幽默。”刘爱说。

      管艳马上接话“你这句话才是幽默。幽默还有分风度,这是我第一次听说,长见识了。”

      哈哈哈哈,康欣笑了起来“现在黄学东的说话,就是有风度的幽默。”

      管艳头偏向康欣,嘴巴一撇“你少来,我懂你的意思。”然后,向康欣挑了挑眼眉。

      晚饭吃到快十点,洋酒喝了三瓶。管艳醉意地说:“今晚我们真的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。特别爽。遗憾的是我们老了。”

      “那叫成熟。特别是你和黄学东不能说自己老了。”刘爱纠正管艳的观点。

      “我没有说自己老呀。你罚酒一杯。”黄学东喝了酒声音更大。

      康欣看到黄学东变得更男子汉了,打心里开心。她马上帮了一句“对,刘爱罚酒一杯。”

      刘爱自饮了一杯。

      “不要说话,我现在正式宣布,我已经开好了四间房,今晚大家睡在酒店。”

      “没有问题。”刘爱说。

      管艳立即说“只要刘爱没问题,我们肯定没问题。”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澳门葡京娱乐平台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澳门葡京娱乐平台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

    澳门葡京娱乐平台-最新网上娱乐